Friday, November 1, 2013

待业的苦与乐

实习结束后的那一个月是一段让人非常尴尬的时期,大学的课已经没了,还没有正式毕业,却又还没有找到工作。平时忙碌的生活顿时空闲下来,每天待在家做一个称职的量地官。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面对不知道该在职业栏上填上什么的窘境,是学生呢?还是无业人士?每个经历过这个尴尬时期的人都会知道,“待业”只是比“失业”再优雅一点的代名词而已。

每每这个时候身边就会出现两派人马,第一种是比较不靠谱的忠告,劝你不要急着投身职场,慢慢享受以后有钱也买不回的假期和青春。他们会对你说,去旅行吧,去挥霍你的青春吧,背气行囊出发吧,用你的慧眼,去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第二种就是一本正经的传统思想派,他们通常看到你每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就会对你说:“还没有找到工作啊?打算每天在家当蛀虫吗?” 或者他们会说:“你怎么还不去好好找份工作?人家隔壁街莲姨的女儿一毕业就找到工作,你要多学学人家啊!”

庆幸的是我身边的人都是属于中立派的。老实说待业的这段时间,身边的长辈从来没有向我施压,反而会漠不经心地以一副典型的搭讪腔说道“哇!那么快就毕业啦?你父母以后就好命咯!” 而有些思想比较现代化的安娣会说 “不用那么急着开工啦,在家玩下先也不用紧”。而我的父母也从未对我“待业”这个“状态”感到厌烦,也从未过问我到底为什么还没有工作?到底有没有寄出履历表啊?是不是我的女儿没有人要请?之类的想法。每天就任我待在家,有时可以帮忙打点家务或是煮个晚饭,偶尔来点烘焙小蛋糕面包之类的给家人明天当早餐。我的家庭教育就是如此,从小到大,父母都不曾向我施压,因为他们知道,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说实在的,其实我也不是完全闲着,现在的每一天都是我的 study leave,以准备应付来临的精算考试。或许也因为这样,觉得自己的假期还有一点价值,才不至于让假日太蹉跎。

在等待就业的这个奇妙时期,往往也是我们大学生历经人生另一个转折点的重要里程。我们的心理会开始产生许多微妙的变化,尤其是当你在实习期间看到身边的同事说的话题不是名牌包包就是整容,要不然就是结婚,去哪里度蜜月;以前逛街时看不上眼的裙子现在竟然觉得高贵又大方,时尚衣着和喜好都随着离开大学而面临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你的情绪渐渐会因为柴米油盐的价格变化跟着起伏;当你身边最亲密的同学都变成了你工作上的竞争对手,你不知道该把他们当敌还是友来相待;当你知道眼前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机会,你不知道该不该分享给身边的朋友,就像是明知不会游泳的自己漂浮在失业的海洋,却把手中的救生圈投给海洋里的昔日同窗;当你的好友陆续开始拿到面试,甚至一份薪水优渥的工作,而你的电邮和电话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当你渐渐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成绩不够好,履历表没有被公司收到,邮箱坏了,还是电话没线,每天疑神疑鬼地在猜世界快是不是快要末日……

够了!

说真的,现实并没有那么糟。

我很享受自己待业的这段日子。我终于可以毫无束缚的去做很多我平时腾不出时间来做的东西,重拾下厨的美好,给家人准备丰富的晚餐,提起我的相机重新为了不一样的效果而不停的调到对的模式,有时跑步,有时弹吉他,在笔电打开一部电影小品消耗一个下午。有时闲来没事儿的时候出门乘上电动火车出门找朋友喝茶聚会,更新彼此的近况。偶尔会放纵自己睡到自然醒,偶尔会像大学时期那般放肆地上网直到三更半夜。

待业的初期曾经想过离开繁华大都会到小乡园里度假(结果还是懒惰得只想赖在家里),待业的中期偶尔会开始进入竭斯底里状态,开始碎碎念那些没有被叫去面试的公司,开始在想自己是不是很“歹死”?大学的成绩不够标青。人家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图悲哀”,但我总觉得自我感觉良好。实习期的同事在现在还与我保持联络,他总是会说我怎么可以那么放肆的乐观,一点也不紧张。我们总是在欢乐的气氛下结束对话,尽管我的待业状态一点也没有进展。

然而待业了将近一个月,我在这两个星期内同时收到了三间公司的回复。突然间,所有的负面思想都被抛诸脑后,一切还是归咎于自信心不足。看着履历表里的自己,其实也没有那么差,但是却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让自卑心有机会若隐若现。面试官对我说:“根据你那么优秀的成绩,请问你是如何办到时间的分配?” 当下的我心虚了一下子。

待业这件事让我想起了我亲爱的前室友。

记得待业了两个礼拜左右,我俩寄出的履历表都还没有动静,开始对目前的生活感到厌倦和无聊。那段日子我们很频密的互相找对方聊天发牢骚,说那些什么申请工作的网站都没有用前途一片灰暗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这场无业的战争,成绩太烂啦,雇主眼光不够好啦,个人大头照太样衰等等自嘲的话语下删三千字……

大概一个星期后吧,我收到了某公司的面试通知,而她也获得了某公司面试机会。后来某天,她兴奋告诉我她得到了那份工作,而我也不约而同地在同一天收到公司打来的第二轮面试通知,不知道这些可以叫作“同病相怜”,还是“同福相依”?


而她正式上班的前几天,我也获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是的,目前正式告别“待业”尴尬的状态,一个月后,正式加入社会大学。

说真的,经历了那么多次的失望,自嘲的能力越来越强。哈。


最后,给所有在藉毕业生或者各位未来“有潜质”的待业人士,请时时保持一颗热血和愉快的心。世界那么大,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No comments: